<form id="vzrjp"><th id="vzrjp"><track id="vzrjp"></track></th></form>

    <noframes id="vzrjp">

      <form id="vzrjp"><th id="vzrjp"><th id="vzrjp"></th></th></form>
      <address id="vzrjp"><form id="vzrjp"></form></address>

      <noframes id="vzrjp"><form id="vzrjp"><th id="vzrjp"></th></form>

      中能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政策解讀
      首頁 > 新聞中心 > 政策解讀

      全面發力 縱深推進 科技體制改革讓創新動力澎湃

      發布日期:2022-04-14 信息來源:科技日報

         編者按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以深化改革激發創新活力,全面部署科技體制改革工作,改革政策密度之高、力度之大、范圍之廣前所未有。十年來,科技發展的政策環境不斷優化,科技項目和經費管理改革不斷深化,科技評價和獎勵制度不斷完善。

         知識到底能變現成多少錢?可以是億元級。去年,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劉進教授及團隊研發產出的兩項科研成果簽下了7.5億元大單,得益于華西醫院科研成果轉化激勵政策“華西九條”,劉進因此獲得1億元獎勵資金。

         過去想都不敢想的創新激勵,如今更多化為科研人員的成就感、獲得感。從科技成果轉化三部曲實施到《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機制的指導意見》出臺,成果賦權激活創新主體潛能,只是我國科技體制改革減負、賦能、釋放紅利的一個縮影。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以深化改革激發創新活力,對科技體制改革工作進行了全面部署、頂層設計,改革政策密度之高、力度之大、范圍之廣前所未有。

        《關于改進加強中央財政科研項目和資金管理的若干意見》發布,讓管理過死的科研經費“活”起來;《關于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出臺,將科技項目“統”起來;《關于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發布,讓科研人員不再為“帽子”“牌子”“檢查”所困;《關于改革完善中央財政科研經費管理的若干意見》出臺,科研項目經費中用于“人”的比例越來越高了……

         拆藩籬、涉深水、蹚新路、亮硬招、見實效,我國科技體制改革全面發力、多點突破、持續向縱深推進。而今,143項科技體制改革任務已全面完成,科技創新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取得實質性進展,科技創新的基礎性制度框架已基本確立,我國國家創新體系日趨健全,效能不斷提升。

         第二次大修后的科技進步法于2022年初正式實施,這一事關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實施和科技強國建設長期性、系統性的制度設計,集中展現了黨的十八大以來科技體制改革的成功經驗。

         圍繞人展開的科技體制改革,帶給科技創新的變化也日漸顯現:2021年,我國研發人員總量達540萬人年,為2012年的1.7倍;中國內地入選世界高被引科學家,從2014年的111人增至2021年的935人,增長7.4倍,涌現出一批世界頂尖科技人才。

         改革真刀破堅冰 科技資源配置提質增效

         歲月的車輪一往無前,但總有些時刻注定會成為永恒。2006年2月,中央發布《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提出建設創新型國家的戰略目標。

         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推進和完善國家創新體系建設等,這份面向未來15年的科技發展藍圖影響至今。

         “如果把科技創新比作我國發展的新引擎,那么改革就是點燃這個新引擎必不可少的點火系。我們要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完善點火系,把創新驅動的新引擎全速發動起來。”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兩院院士大會的講話言猶在耳。

         改革從哪里破局?答案是,要以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為突破口,帶動其他方面科技改革向縱深推進。

         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集結號吹響,戰旗指向創新新征程,科技界應聲而上——

         2014年,在這個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頂層設計被扎實推進,為科研人員減負賦能、理順科技計劃管理體制成為當務之急。

         一場破堅冰、動真格的科技體制改革大幕開啟,改革的四梁八柱初步成型。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管理改革邁出重要一步,《關于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出臺。

         “這是一場啃硬骨頭的改革攻堅戰,對我國科技創新產生重要影響。”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呂薇曾參與科技計劃改革“破冰行動”方案的研究和討論,在她看來,此次改革趟入深水區,從國家層面重構現有科技計劃體系并轉變相關政府部門科技管理職能,從強化頂層設計、統籌科技資源著手,構建公開統一的科技管理平臺。

         “科技資源碎片化”“項目多頭申報”“九龍治水”,這些科技界長期為人詬病卻不敢輕易觸碰的頑疾,在改革方案中有了與之呼應的“良方”:一方面把分散在各部門的近百項科技計劃優化整合為五大類;另一方面,政府部門不再直接管理具體項目的執行,而是引入專業機構“打理”科技計劃項目申報、評審、驗收等。從而強化了資源統籌力度,扭轉了資源配置“天女散花”的局面。

         呂薇說,隨著改革實踐的不斷深入,財政科技計劃體制持續完善。

         謀篇,要著眼全局;落實,要積極有序;改革,要一以貫之。

         此前,我國就已為新一輪科技體制改革布局謀篇。2012年,黨中央、國務院發布了《關于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加快國家創新體系建設的意見》。此后,國家相繼推出多項針對性操作性強的改革具體方案。

         在撕開突破口的同時,改革還打出系列“組合拳”: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政策擴大推廣,院士制度向學術和榮譽本質回歸,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相關改革擴大試點,重大科研基礎設施和大型科研儀器向社會開放……

         改革跑出加速度 一張藍圖繪到底

         時光的腳步來到2015年。

         在中國科學技術戰略發展研究院科技創新理論研究所所長李哲的印象中,這一年,科技體制改革戰略藍圖和施工圖的兩份重磅文件相繼公布: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若干意見》下發,明確從8大方面30個領域著手,推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落地; 9月,《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出爐,部署了到2020年要完成10方面143項改革任務,這張科技體制改革的“施工圖”以臺賬形式,明確提出了每一項改革任務的具體成果、牽頭部門和完成時限,體現了改革執行的剛性。

         業界評論,《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是迄今為止內容最豐富、政策最為全面、涵蓋面最為廣泛的科技體制改革文件。

         而今,改革交出怎樣的答卷?

         2021年,科技部部長王志剛在全國兩會部長通道上給出了答案: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科技體制改革143項任務全面完成。同時,一些改革舉措已成為國家的法律、政策,在全社會如何推動創新方面形成了一些新的共識。

         近年來,黨中央系統布局和整體推進科技體制改革,通過破除體制性障礙、打通機制性梗阻、推出政策性創新,強化基礎研究、完善科技  計劃管理、加快科技成果轉化等科技體制改革的“組合拳”釋放出科技創新的強大活力,有利于創新的體制機制更加成熟定型。

         2016年5月,“科技三會”召開,新時期推進創新的綱領性文件——《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發布。這標志著我國科技體制改革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吹響了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集結號。

         這個歷史性文件,指明了未來十幾年中國的發展方向。同時,也明確“深化改革”——堅持科技體制改革和經濟社會領域改革同步發力,強化科技與經濟對接,構建支撐創新驅動發展的良好環境。

         同年8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這個首次以“科技創新”命名的《規劃》,確立了邁進創新型國家行列、為建成世界科技強國奠定堅實基礎的總目標。

         改革走細走實 科研經費更好用了

         一幅立意高遠、脈絡清晰的科技體制改革宏圖徐徐鋪開,于細微處解決科研人員的煩心事、揪心事。

         “要著力改革和創新科研經費使用和管理方式,讓經費為人的創造性活動服務,而不能讓人的創造性活動為經費服務。”在2018年召開的兩院院士大會上,當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這一重要論述時,臺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深化科研經費管理改革一直在路上。

         2014年3月,科技界熟知的“11號文”發布——國務院《關于改進加強中央財政科研項目和資金管理的若干意見》明確,設立績效支出、簡化預算編制和調整程序等多項舉措,旨在把財政科研經費切實用到“刀刃”上。

         2016年7月,《關于進一步完善中央財政科研項目資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見》發布,為科研人員松綁解套,下放預算調劑權限,買醬油的錢可以用來打醋了。

         2021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改革完善中央財政科研經費管理的若干意見》,引人注目的一個亮點,就是擴大科研項目經費管理自主權,再次強調簡化科研項目申報和過程管理。

         近年來關于科研經費管理等一系列改革文件,向多年束縛創新的老難題動真格,著力構建以信任和績效為核心的科研經費管理新模式。

         “這幾年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涉及從科研經費預算到使用、結題的全過程。不僅人頭費增加了,設備費的規定也放寬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自動化研究所研究員易建強坦言,當前的科研經費管理制度很貼近科研人員需求,極大地減輕了科研人員的負擔。

         改革縱深推進 持續優化創新環境

         科技領域是最需要不斷改革的領域,全面深化改革始終奔著問題去、瞄準癥結改。

         2018年兩院院士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對科技體制機制改革的重要性進行強調,提出要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提升創新體系效能,著力激發創新活力。

         創新活力從何而來?需要深化體制改革釋放創新潛能,更要構建良好創新生態。只有樹好評價風向標,才能畫好創新同心圓。

         2018年7月3日,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這份長達14頁的文件,每一頁都關乎8100萬科技工作者的切身利益。

         “‘三評’改革,意在構建科學、規范、高效、誠信的科技評價體系,拒絕‘帽子多’、避免‘一刀切’,讓科研人員吃下‘定心丸’。”中國科學院戰略咨詢研究院副研究員沈華說,此后,我國相繼開展清理“四唯”專項行動,出臺破除科技評價中“唯論文”“SCI至上”不良導向的硬措施,“破四唯”“立新標”深入人心。

         2022年4月,科技部會同中國科協組織開展的“學科學術評價規范研究試點”交出了階段性成果。試點近一年來,中國數學會、中國計算機學會等5家學會作為試點單位,針對各學科科研特點,已分別形成《學術評價規范建議》和《科研活動行為規范建議》,對于進一步推進分類評價體系建設具有重要作用。

         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的藍圖加速落地,一些細微而深刻的變化正在發生。

         以“解決報銷繁”為突破口,中國科學院組織自動化研究所開發了智能財務系統,實現智能報銷、智能監管,把時間還給科研人員。2021年10月,該成果亮相國家“十三五”科技創新成就展;

         科研項目經費中用于“人”的費用可達50%以上;擴大預算調劑自主權之后,買醬油的錢也能用來打醋了;項目結余資金全部留歸項目承擔單位繼續使用,科研經費用得好也更好用了;

         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需填報的表格由57張精簡為11張,科技計劃項目已實行不超過5%比例隨機抽查機制,科研管理更高效,科研人員有更多時間投身科研……

         不僅是為科研人員簡除煩苛、加油鼓勁,讓他們有成就感、獲得感,也是科技體制改革一以貫之的目標。

         “黨的十八以來,通過實施科技成果轉化‘三部曲’、《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機制的指導意見》等,形成了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的制度‘四梁八柱’。”沈華說,通過擴大高??萍汲晒芾碜灾鳈?、完善績效獎勵及稅收優惠制度、下放國有資產管理權等政策,積極鼓勵科研人員創造高質量、高價值知識產權,有效提升了科技成果轉化效能。

         就在前不久,科技部、教育部、財政部等十部門聯合啟動科技成果評價改革試點工作,圍繞“評什么”“誰來評”“怎么評”“怎么用”開展試點,更好激發科技人員產出更多高質量成果。

         改革持續攻堅 為科技自立自強加碼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要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提升企業技術創新能力,激發人才創新活力,完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

         “實現科技自立自強需要有力的科技創新體制機制保障。”王志剛坦言,科技創新體制機制還存在短板,有些改革舉措落實還不到位,整體創新效率需要提高。

         2021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科技政策要扎實落地,實施科技體制改革三年行動方案。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將“實施科技體制改革三年攻堅方案”,作為新階段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一項重要任務。

         “‘三年攻堅’不求面面俱到,而是要瞄準痛點發力,充分調動各類創新主體的積極性主動性。”此前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王志剛透露,過去一年,我們形成了近中遠結合的科技創新戰略規劃布局。立足支撐引領現代化強國建設,編制新一輪國家中長期科技發展規劃;聚焦五年經濟社會發展的緊迫需求,編制“十四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

         在沈華看來,未來改革驅動創新,一方面要進一步完善國家創新體系,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建設,發揮企業創新主體地位,積極推動各方創新力量協同發力,聚焦重點,突破卡脖子技術。另一方面,則要通過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等創新高地、人才高地的布建,以點帶線、以線引面,全面推動科技強國建設。

         入之愈深,其進愈難。新時代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就越需要保持定力、勇于擔當。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科技體制改革要敢于啃硬骨頭,敢于涉險灘、闖難關,破除一切制約科技創新的思想障礙和制度藩籬。唯有此,各類市場主體、廣大科技工作者的創新活力和潛能得以盡情釋放,也才能為加快建設世界科技強國、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提供更多新動能。

                                                                                                                                                                                 (責編:趙竹青、陳鍵) 

      媒體垂詢

      E-mail:ZNJ@www.peoplewtf.com

      彩经网